分卷阅读18(1/2)

加入书签

  为夫夫二人都离开了公司,长辈只好替他们把控,没法跟着一起出国。

  报了平安后,攻想了想,还是下楼买了点吃的,提上去给受。

  刚将病房门推开,他就见塞西躬着身子,搂住了受。

  而那环在塞西背上的手,除了扎着针,还戴着和攻手上,一模一样的婚戒。

  《abo》41

  攻僵在门口,进退不得。他想如果他现在退了,也许真就将受拱手让人,他不想,也不愿。

  因此,他没有掩盖自己的动静,进了病房,开口道:“可以松开我妻子吗?”

  受显然是清醒的状态,他一下推开了塞西,脸色有些惊慌地看着攻。

  如果受没有惊慌,攻并不会觉得如何。他们不过是抱在一起,他也曾经因为控制不住,和o搂在一起过。

  将心比心,他不该发怒怪罪。可这不代表他不难受,他只是选择去相信罢了。

  可惜受脸上的神情,让他分不清受的心思。

  是发现自己另有所爱了,对他心虚。还是因为怕他误会,所以紧张。

  攻双手潮湿,都是汗。

  他心跳急促,太阳穴紧绷发疼,喉咙发紧。他咽了咽,冲塞西道:“我想和我妻子两个人说会话,可以请你回避一下好吗。”

  塞西没有看他,反而看向受,似要经过他同意了,才肯离开一般。

  攻心中逐渐泛起怒意和酸楚,他想,仅仅只是像现在的情况,他都受不住了。

  他能受得住,受的移情别恋吗。

  如果受要和他离婚,他们公司双方的合作还没有结束,留的住吗?

  他母亲就是这样出轨的,军人父亲不够爱吗,不是的,他年幼的记忆里,他相信,绝对是深爱的。

  也许并不是能够时时陪伴在母亲身边,但是只要他在家,母亲脸上的笑容会一直在,多么幸福。

  多幸福就有多讽刺,最后仍然出轨了。

  攻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他在想,原来这才是一直深埋在他心里的害怕。

  受坐在床上,冲他招了招手。攻步伐僵硬地走了过去,受一把握住他,用力。

  攻不想他太大动作,顺势便坐了过去。

  受靠近攻怀里,小声地说对不起:“我只是好奇,我错了,你刚刚的表情吓到我了。”

  攻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我信你。”他整个人还处于抽离的状态,以至于没有问更多。

  受突然掐了把他的腰,攻吃痛,回过神,和受对上视线。

  受像是感觉到他的难过,急道:“我承认,我刚醒的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