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川督变更(1/5)

加入书签

  公元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6月6日,四川成都,总督府。

  “星海,老夫即将调任云贵总督,川督一职暂时由赵季和署理。老夫虽不在川督任上了,但这川汉铁路和威远钢铁,却都一直挂在心上的……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尽管告知我。”锡良一脸无奈的说道。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调令,锡良也很无奈。事实上,他纯粹是被殃及池鱼了。这原本是岑春煊和庆亲王奕劻两派捏架争权,奕劻要赶走岑春煊,就任命他为云南总督,踢出京城。但岑春煊也不是啥软柿子,大名鼎鼎的“官屠”同志根本就不理这套,“老子不去赴任,奕劻你丫有本事咬我啊?”。于是,云贵总督就出缺了。

  他们这两泼神仙打架,锡良这个倒霉蛋就遭殃了,被当成替死鬼调到云贵去了。眼看就要完工的政绩工程,却做了他人嫁衣,锡良要是甘心才叫有鬼,但他也没有办法,这个年代的旗人督抚可远没有汉人地方实力派那么牛叉,像张之洞、刘坤一这些人,要是自己不愿意,老佛爷都调不动。

  文德嗣貌似恭敬的答道:“老大人,您就放心好了。这两件事也是在下最重视的,绝对不让老大人失望,威远钢铁预计下半年九月就可以试生产,川汉铁路的路基和桥梁涵洞也铺设,目前成渝线上的路基桥涵已经完成了八成,只要威钢的铁轨一旦投产,铁路就可以马上铺设……”

  “我知道,星海你是个难得的栋梁之才,当今大清说到洋务,没人比得上你,你办事我放心。”锡良满意的点点头。

  钢厂和铁路的进度他都是了解的,文总为了巴结他,每三天就要把建设情况写成报告送到总督府。锡良本身就是个务实的人,文德嗣的这种做法,正中下怀。尤其是文德嗣采用的是后世的工程报表形式,各种情况都用曲线、图形、数据表示,看起来清晰直观,一目了然,哪怕外行都看得懂,比起这时候公文好看多了。

  在这一年多时间里,锡良由于长期看报表,再加上星科公司给出的详细解释,他对于铁路、钢厂之类的东西,已经不是那么小白了。同时他也发现了这种新式报表的好处,就请星科公司帮他的总督府也设计了一套工作报表,目前正在推广中。不过现在看起来,他只能到云贵去推广了。

  “到时钢厂出第一炉钢时,如果老大人有空,还要请老大人来剪彩呢……”文德嗣笑着说道。

  他也比较郁闷,被锡良急匆匆的叫来成都,原来是这回事。虽然他早就知道锡良要调走,但真的到这个时候,他也不太爽。他和老锡已经合作了一年多,还是很愉快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