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离别与迎接(1/4)

加入书签

  江水源的告别非常低调,只给老班朱清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要走了,感谢老班两年来的照拂,祝他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朱清嘉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到大学之后注意身体,好好学习。要是在大学过得不开心,还可以再回来,无论高二(2)班还是高三(2)班,永远都会有他的一个座位。

  尽管朱清嘉的声音依然温和,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捏紧电话的指节已经用力到发白。毕竟,那是他从教以来所见过的最聪明、也最得意的学生,没有之一。本来以为会顺风顺水保送经世大学,有一个光辉未来,谁知道阴差阳错,居然去了个垃圾大学,只为了不浪费一年宝贵的青春。

  ——可你知道吗,全中国有多少人就为了考上经世大学,年复一年选择复读?何况你那也不是浪费!

  但这种劝说的话,朱清嘉始终没有说出口。他相信,自己最聪明的学生会作出他最正确的选择。他相信,自己最聪明的学生无论到了哪里,都像金子一样,终究会发出璀璨的光芒!

  班上同学知道很晚。因为江水源一贯很忙,比赛、集训、拍广告,动辄天、一两个星期请假不来,所以他座位空着那里,最初并没有人觉得意外。还是老班无意间说漏了嘴,大家才知道他已经毕业去上大学了,班上顿时乱作一团:

  什么?班长就这么悄无声息走了?

  明明大家还没合影,还没聚餐,还没有把酝酿两年的话写进赠别感言呢!

  明明大家还想和他再聊聊天、再听他说说话的

  先是几个女生抽泣出声,然后班上呜咽声响成一片,老班的眼圈也微微发红,连忙转过身,假装在专心擦黑板。眼泪扑簌的张明月看到吴梓臣居然无动于衷,趴在那儿专心致志看书,惊讶到忘了哭:“搅基吴,你居然没哭?”

  “为什么要哭?我应该高兴才对。”

  “你、你疯了吗?”张明月下意识跟他拉开一段距离。

  “切!要是老大考上经世大学,从此一别,天南海北,再难相见,我是要大哭一场。两江大学?努力努力我还是能考上的。一年之后大家又是校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哭什么哭?对了,麻烦你把你60斤重的胳膊挪开,挡着我看书了!”

  “说得也对哦,可以考两江大学。”张明月擦擦眼泪,“嗯?你说谁的胳膊60斤?去死吧,耗油跟!”

  “啊——”吴梓臣一声惨叫。

  张明月又觉得奇怪:“浦潇湘和蔡小佳哭得那么伤心,难道班长走的时候,也没跟她们说?”

  “应该没有吧?老大都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