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1/5)

加入书签

  但女公爵想要竭力维系的,朱利奥美第奇与弗兰西斯之间的关系却脆弱的就像是风中蛛线,好啦,安妮心想,她或许确实有些过于贪婪了,因为她只愿意给出一小张画像,就有心要越过长达十年的光阴,但她又能怎么做?法兰西人能够容许她带弗兰西斯离开布卢瓦已经是极限,她不可能将弗兰西斯交在一个商人之子的手中,即便他已是教会的亲王,弗兰西斯是长子,也是奥尔良公爵,他将来要成为一个国王,而不是主教。

  就在女公爵反复咀嚼着这份又苦又酸涩的滋味时,侍女们叩响了门扉。

  “我说过想要单独一个人待一会儿。”安妮说。

  “但殿下,天色暗了,又起了风,看云层的形状,暴雨或许也紧随其后,您该回去了。”

  善心夫人这样说,女公爵才向外一看,果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云层厚重,它们被风推动着,迅速地涌向布雷斯特城堡,城堡的塔尖就像是船只的桅杆那样不断地雷电照亮。

  安妮所在的地方正是钟塔最高处的小房间,在侍女们的簇拥下,她急匆匆地下了楼,在经过庭院的时候,她们已经不得不点起蜡烛——从佛罗伦萨来的玻璃灯罩在风中摇晃着,顽强地保证着这点可贵的光明不至于被愈发谲诳的风夺走,庭院里已经有较为纤细的树枝被折断,地上的砂砾被卷起,打在女性们赤露的面孔与脖颈上。

  “快走。”善心夫人喊道,幸而庭院环绕着配有穹顶的长廊,除了风之外,他们不至于再被暴雨威胁。

  但在他们抵达主楼的时候,暴风雨还是抢先了一步,主楼与长廊之间短短的一段距离,让女公爵与其侍女,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从湖中走出来的女妖,她们的头发卷曲着,湿漉漉地披在肩头,衣服紧贴在身上,面纱不知去向,端庄的仪态也只剩下了两三分。

  最让善心夫人生气的是,此时的主楼里除了那些可信的人之外,竟然还有瓦卢瓦公爵,弗朗索瓦,弗朗索瓦今年也只有十七岁,但高壮的身躯与浓密的发须,还有深褐色的外套与填充过的裤袋让他看起来要比真正的年龄大上好几岁——这是他有意为之,相比起大败而归后愈发显露出老态的路易十二,尚且稚嫩的奥尔良公爵,这位仍然在王位继承人之列的少年显然更合法兰西人的口味。

  按照礼仪与最基本的道德,他应该在见到王后,尤其是浑身湿透,宛如出浴的王后时立即低头回避,但这个大胆无耻的家伙,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大胆地上前一步,善心夫人立即挡在女公爵身前。

  “您怎么在这里?”安妮冷漠的视线掠过瓦卢瓦公爵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