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黑历史终(1/3)

加入书签

  可能是伪儒们认为光一个吴三桂不够背锅,理所当然的陈圆圆十分自然的躺枪了。

  反正李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一个大军阀头子,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投敌,只能说大顺国或者说是明朝让他看不到胜利的希望,所以当时的吴三桂还不如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毕竟古中国的历代开国天子大势一成之后,就都好像开挂一般的迅速统一了天下,吴三桂与其最后被伪儒出卖还不如爽快点,卖了自己。

  至于陈圆圆好吧,伪儒再次使用了一个神技,把历史的黑暗与屈辱藏进了女人的裤档里。

  好了儒家到这里算是跪完了整个古中国冷兵器时代,李休想了想,如果加上孔子在战国时自个儿玩坏的鲁国。

  接下来被焚书坑儒以后,儒生们依然为其效力的秦国,被拿儒冠当了尿壶依然跪舔的大汉初年,这都快三千年了,差不多整个封建王朝他们都是跪着生的。

  李休不由的吐槽伪儒跪的好,生存能力就是强大,孔家这家奴当的,真是主人虐我千百遍,我待主上如初恋。

  在清时李休甚至都怀疑,整个伪儒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什么你不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罕见病例。

  伪儒们做了家奴之后,鞑子不断的鞭笞和折磨他们,灌输给他们为大清效力,为爱新觉罗而死的理念。

  久而久之,伪儒们就像奴隶一样,被鞑子们扭曲成为大清朝,所需要的人才或者说家奴。

  当然,伪儒当中也有聪明人。但是,这些聪明人,通常活不了多久,这个从贯穿整个清史的文字狱就能看明白了。一发现思想有不对的苗头,立马宁可错杀三千,不可不放过一个。

  爱新觉罗家族,很是清楚目的明确,他们从来没有把中原大地当成本国国土,他们从来没有把汉人当成本国人民。

  他们需要的是奴隶,是听话的,顺从认命的和忠心的家奴。

  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各种愚忠的伪儒,被改造成了,将自己的主人,视为一切,愿意为主人而死的奴隶

  李休觉得孔家或者说伪儒,清这最后的冷兵器王朝,跪完了十指之数,也是跪的最好的一次。

  伪儒这个传承千年的学派,果断的向“啊三国”学习了,坚定的走上了愚民奴民的伟大道路,为后来的各种对外战争,埋下了坚实的失败基础。

  而在列强环绕的热武器时代,伪儒就开始跪脚趾了,这耐力也真是前无古人。至少脚趾是跪完了。

  后来华夏人民总算是在海外学习了所谓先进文化的知识分子回来之后,总算是有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