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龙风胎诞生(1/14)

加入书签

  然的花心猛烈迸发出激|情,随着那灼热的棒棒在柔然紧窄的小|岤内一股一股的激射,"噗、噗……"刚刚才达到绝顶高嘲的柔然,被烫的竟然再次达到了高嘲。"啊……啊……老公……射死我了……啊……死了……"然后,她再也没有力气挪动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志扬虎躯的支持,柔然慢慢的扶着墙,软到在了墙角,大量的荫精和jing液的混合物缓缓从她曲折的幽径深处落下,见证了他们的爱是多么的疯狂。

  第二天一早,精气神十足的柔然领志扬到了南城敬老院,而张琦则另有任务,没有一起跟来。

  登记处的老师傅,一听说柔然要见徐氏夫妇,脸色不禁有些古怪,但是给志扬和柔然指了路就不再搭理他俩,继续看报纸。志扬回头看他冲着自己笑里透着古怪,又摇了摇头,有心问个究竟,但是心想人生地不熟,才忍着好奇没多问。

  志扬第一次见到柔然的姥爷和姥姥,而柔然根本不知道,她姥爷三个月前中风,当她来的时候,他已经形容枯槁般的风烛残年了。

  柔然扑在姥爷的病床前,哭得跟泪人一样,而姥姥拍着她的背在边上劝解。志扬打量了一番,柔然的姥姥虽然眉宇间带了几许哀愁,似乎知道老头子不久于人世,但是一看面相就知道是慈祥的人,说话间也带了一股安详之气。老爷子说话几不可闻,但是老伴相伴了一辈子,还是能够把他心里话的意思猜的八九不离十,"你们回来,你姥爷高兴……原本不打算告诉你的,怕……撑不到你回来见你一面,还留个遗憾……""呜呜……"柔然再也忍不住悲声,扑到姥姥怀里哭了出来。

  "好了,好孩子,乖……你能及时回来,见你姥爷最后一面,说明老天爷还是睁眼了……这位就是志扬吧?"老妇人一看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话里透着沧桑,让志扬想起了童年对父亲的懵懂记忆。

  "是,姥姥,我就是志扬,这么久了,才第一次来,真是失礼之极。"志扬赶紧鞠躬道。

  "一家人不必如此,是我不让然然来的,咱们家里就这样的情况,前些日子……哎……不说也罢……"老人似有未尽之言,但是志扬是女婿上门头一回,也不好太深追问,只好唯唯应是。

  趁着中午吃饭出来吃饭的间歇,柔然才把一些情况说明,原来,她那个烂赌成性的爸爸,因为柔然一声不响的出了国,两年间音空信渺,就把歪主意打到了两位老人身上,甚至将债主推到西安来,在敬老院里大闹了好几次。那些流氓都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儿,大闹了几次就给老人坐下了病根,而柔然的那个极品爸爸始终不敢露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