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不欺不弃(1/17)

加入书签

  这嗓音慵懒醉人,城楼仿佛已非城楼,而是小楼闺阁,他御马来到窗下,在烂漫星光里迎她还家。

  夜桥星云,无一不美,美得像幻梦一场。

  暮青却忽然跳下城垛,奔过过道,往外侧城垛上奋力一撑,纵身就跃下了城楼,“阿欢!”

  城楼雄伟,护城水深,她皆不惧。

  若是梦,今夜唯有粉身碎骨,方能使她醒来。

  步惜欢一笑,看似不惊不慌,从马背上跃起的身姿却如一道红电,快而急!

  夜风起兮,云袍飞扬,巍巍城墙恍若苍崖。暮青被一团彤云挽住,仿佛坠入了缱绻旧梦里,见衣袂与夜风齐舞,红霞与繁星共天。这景象,一生难见几回,暮青稍一失神,下一刻已落入了一人的胸膛臂弯间。

  一支流箭从城中射来,步惜欢踏箭借力,抱着暮青凌空跃向一旁时,云袖漫不经心地一拂,那流箭登时乘着袖风而回,过城门,入长街,所至之处,一地血光!

  腥风灌出城门之时,二人已稳稳地落在了城门一侧,前是护城河水,后是巍巍城墙。

  月杀与侍卫们带着呼延查烈和知县赶出城门,见到骁骑大军无不惊喜,却并未上前见驾,而是退至城门两旁,守住了吊桥。

  河波粼粼,青石幽幽,暮青紧紧地抱着步惜欢,直到此刻,她仍不敢抬头,怕一抬头见到的会是纤云飞星,一场幻景。

  日思夜想之人就在怀中,步惜欢却感觉不到暮青的气息,她屏着气,闷着自己,连颤抖都克制而压抑。

  但压抑的并非她一人。

  五年之期,五年之盼,他追星逐月而来,生怕如同当年一般,赶到城下时看到的会是她愤然自刎的景象。苍天怜见,此刻她安然无恙,夫妻重聚,得偿所愿,他亦欢喜成狂,畏惧梦幻泡影。

  当年一别,他们都盼得太久太苦了

  “青青,我来了。”步惜欢拥着暮青,此刻他不能畏惧,甚至不能与她紧紧相拥,一解相思之苦。她太压抑了,相拥太紧会令她气窒伤身。他只能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在她的督脉上缓缓地过着内力,免她自抑之苦,“我来了,余下之事交给我,莫惊,莫忧。”

  这话似有仙魔之力,伴着夜色清风,与瀚海轻波一同入了五脏六腑。

  “真的是你?”许久之后,暮青的声音闷在那重织锦绣的衣襟里,话音低得几不可闻,“你没事你没事”

  “嗯,没事。”步惜欢笑答,笑声低柔,抚人心神。

  暮青的心绪稍安,却不肯撒手,今夜尽管有血雨腥风,大战当前,可也有清风河波,良人相伴,若是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