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能者(1/4)

加入书签

  215年11月22日点分秒,参江市江北南路第三人民医院。{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篮/色/书/吧,

  安枢戈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悲痛。那是一种无可比拟的伤心,像是亲眼看着世界毁灭,所者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哪怕是江雨也不能带给他如此伤心。或许比这还要强烈的难过只是在父母和姐姐真真切切死在自己面前时产生过。其他时候他得过且过,随遇而安,冷眼旁观,独善其身,总之,很少有这么让他痛苦的时候。

  他和吕轲,杰斯尔德才刚刚死里逃生,他本来是应该欢欣鼓舞的,这种难过来得是那么不正常。唯一可以解释的是那种什么鬼的狗屁兄弟连心,相互感应,此时此刻,悲伤哀切的不是安枢戈,而是易颜。

  易颜,难过成一条丧家的狗,这种事简直太罕见了!

  在安枢戈的映像里,易颜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感死灰般冷淡的人。他不笑,很少哭,连眉头也几乎不会皱起来,没人知道他是开心,难过还是生气,像一个没有感知没有起伏的木偶。他唯一一次大哭是在姐姐易小碗去世的那个夜晚,瘦高得如同竹竿的易颜缩成一团,蹲在医院门口,鼻涕眼泪混杂着流下,狼狈而难看。

  安枢戈讨厌平时那个冷冰冰的易颜,但他更不想看到难过的易颜。

  他很好奇,究竟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坚不可摧的人再次几近崩溃?

  “放心放心,只是小手术。”吕轲站在手术室门口朝安枢戈挥手,一旁的杰斯尔德低头看着手机。

  “给我哥打个电话……”安枢戈急急忙忙朝门口喊,也不知吕轲有没有听见。下一秒,光直直打在他的脸上,医生开始配麻醉剂,那该死的阑尾痛很快要被伤口痛取代了。

  215年11月22日21点35分19秒,云南青塘湖区。

  变故生在一瞬间。当习子森的脚踏下最后一级阶梯时,原本安安分分低头难过状的常格忽然豹子一般直直扑了过来。习子森一下被摁倒在梯子上,常格狠地抵住他的喉咙,膝盖一下又一下猛击在他腹部。

  这份突然而至的爆力非常惊人,哪怕习子森已经预料到常格的反抗,却仍然被打得难以动弹。这得归功于常格对于电梯的厌恶,他是每天爬楼梯练出来的。

  被打翻在地后,习子森又接连被常格踹了很多脚。他头一歪,苦胆汁在喉头边涌动,或许内脏都被踹储出血了也说不定。

  习子森忍者痛楚,反抓住了常格的脚踝,一下将其拉翻在地。倒地的常格要更快的反应过来,身子一扭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