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压制(1/4)

加入书签

  马车停在交叉口,陆向阳问满身满脸血的倾挽,“哪条?”

  倾挽随手一指,他毫不在意一笑,驾着马车奔另外一条去了。她悄然睁开眼,目光沉寂一片。

  树影幢幢,将孤寂夜色衬得越发晦暗阴森,待又走上了十数里,鸟鸣声也渐渐消失。他们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一切都是静止的,闻不到半点生命气息。

  她不知自己流了多少血,又还有多少血可流,身体冰冷,手臂麻木,她试着攥紧手指,只是徒劳。眼皮越来越厚重,她用力咬住舌尖,甜涩血腥依旧未能让她清醒多少。

  陆向阳已缓下马车,他抬首打量前方,目光警觉而锐利,仿佛要从茂密广阔的山林中瞧出什么。可什么都没有,他眯了眯眼,直觉这里平静得过了头。手上稍一用力勒紧缰绳,马车完全停了下来。

  倾挽蜷缩靠在角落,脸斜落一旁,眼睫无力垂着,苍白的面上脸颊异常红润。她似跌落了海里,浮浮沉沉找不清方向,这时却突然有人扯住了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她猛然睁开眼,脚半踩在车辕上,软得无法着力,她的衣领被人提着,整个人摇摇晃晃。眼前仍是迷蒙,她摇了摇头,终于看到前面山壁上一条平滑发亮的斜坡。

  她到底还是小瞧了他,竟然能够提前察觉陇岭坡上的异常。真是可惜,倾挽几乎可以肯定,若是马车一路穿行而过,必定早已中了埋伏。

  “就是这里?”他问。

  倾挽艰难地抬起头,声音孱弱,“你说什么?”

  陆向阳沉默一下,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手臂摇晃几下,倾挽晃得头晕目眩更甚,几乎呕吐出来。

  “人已经送到了,怎么,没人出来迎接吗?”他的话音并不很大,却不知为何无比清晰,他说着,一双眼睛寸寸巡视着。

  他的问话自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也不甚在意,权作自言自语继续道:“在下陆向阳,路上偶遇这位……”他顿住,突然想起不知她的称谓,他挑了挑眉,又晃了晃手中的倾挽,意思是他说的便是这位,“在下想要与主事者当面对谈,说说报酬事宜。”

  这番话听似荒谬,可倾挽感受到他森森的恶意。不说她与君若谨不是那样的关系,仅凭她贪生怕死主动将陇岭坡的事透露出去,即便君若谨再宠她入骨,之后她也只有被打入谷底的份。

  一阵冷风吹过,树叶沙沙地响。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如今秋戎太子之位已定,即便三皇子在你的手上,也不可能对局势有任何的改变。你该知道,三皇子同太子之间势同水火,太子巴不得三皇子在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