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三七 开门(1/2)

加入书签

  张问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这所房屋的厨房门口,歇了一会。 w 。 qВ5、c 0 他的脑袋发烫、又疼又晕,伤口涨痛,体力不支,十分饥饿,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木门虚掩着,里面应该有人。张问打算进去偷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他沉住气,站着听了听动静,周围很安静,只有某种鸟雀在唧唧鸣叫。

  他伸手轻轻将房门推开一条缝隙,小心翼翼地挤了进去。房门虽然没有全开,但是屋子里采光很好,屋道:“你真的只要这些东西刚才我给你饭吃,你看在那碗饭的份上,放过我吧”

  她的动作逃不过张问的眼睛,张问也没有计较,她真要拿菜刀砍人,不定下得了手,就算敢砍也不定能打过张问,张问只不住点头:“我说到做到。很抱歉吓着你了,你给我一把尖刀或者剪刀、一点棉布,我马上就离开。我真的很需要这些东西。”

  绣娘突然惊慌地说道:“你你身上流血了”

  张问下意识摸了一下左肩的伤口,低头一看,本来已经干了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湿了一片,手一摸满手都是血。应该是刚才绣娘在张问怀里挣扎的时候动了箭头,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又开始慢慢流血。

  “没关系,我受了一点伤。你快去找我要的东西”

  绣娘慌慌张张地跑进里屋,拿了一把剪刀和几块布出来。张问捂着肩膀,接过那些东西,转身就走。他虽然吃了半碗饭,但是刚才又流了许多血,浑身依然软得厉害,双腿都在打颤。他去推门闩时,竟然没有力气推开,他回头说道:“把门打开,我得赶快找地方处理伤口。”

  绣娘见张问的样子,怔怔道:“你你真的没关系”

  张问摇摇头道:“没事,你快开门。”

  前后两个男人叫绣娘快开门,不过一个是在外面叫开门;一个从里面叫开门。绣娘怔了怔,眼睛里突然露出一丝坚毅的目光,说道:“你这样出去不行,把上衣脱下来,我给你看看伤口,家里有药酒我我是怕有人看见你从我家走出去,你天黑后再走。”

  张问犹豫了片刻,因为自己肩膀里的东西是一枚箭头,军用箭头一个肩膀里插着军用箭头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但是,情况很不妙,张问要赶快处理伤口,这枚箭头陷在肉里都接近一天一夜了,必须尽最快取出来

  张问当下就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借夫人的屋子疗一下伤。你去把草药拿出来,帮我升一堆火。”

  绣娘点点头,急忙跑进屋里,端着一个瓦罐出来,放到桌子上,然后跑到灶前去升火。

  张问脱下上衣,顿时露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