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十七 蕙娘(1/4)

加入书签

  张问说道:“本官啥时候陷害房可壮本官与他无怨无仇,为何要陷害他”

  就在这时,房淑婷冷笑道:“张大人堂堂三品大员,自己做了的事还不敢承认么你在背后捏造先父的把柄,勾结魏阉陷害先父,难道不是吗”

  “谁告诉你,是本官捏造的把柄,本官为什么要这么做”张问话中带着些许怒气,被人无缘无故地冤枉,任谁也不是那么痛快。。qb5

  房淑婷咬着牙说道:“这里除了我们都是你的人,我们又落到你的手里,你要是大丈夫,承认了又怎么样”

  张问道:“但是这事真不是我干的。你说,是谁告诉你是我干的”

  “哼”房淑婷嘴巴一翘,只瞪圆了愤怒的眼睛盯着张问。这官家大小姐见过世面,胆子就是大,丝毫没有胆怯之意但是如果张问下令在她身上用几套刑法,恐怕她就不知道怎么承受了。

  这时张问意识到在背后搞鬼那厮肯定不是一般的小虾米,否则房淑婷不会那么轻易相信。

  玄月见不惯房淑婷那副模样,冷冷道:“大人把这女人交给属下,属下不出半个时辰就让她全部说出来。”

  这房淑婷是没尝过苦头,没有痛苦的概念,这时候依然面不改色,倒是旁边的蕙娘脸色顿时苍白了许多,嘴唇轻轻动了一下,但是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

  张问立刻将蕙娘那细微的动作扑捉在眼里,便制止玄月道:“不用急”他打量了一番两个女人说道:“你们原本不是来陪本官的吗,带下去洗干净了送过来。”

  房淑婷怒道:“要杀便杀,但张大人也是读书人,侮辱同僚之女,你还有何面目示人”

  张问闻言,打量了一下房淑婷,见她手上的指甲盖显平,根据张问的经验,这种女人的胸椎骨极可能突出缺钙的原因,张问不太喜欢这样的身材;他又见房淑婷的皮肤虽然白皙,但是很是干燥可能是缺乏维生素,完全没有油光水滑的感觉,同样张问不喜欢这样的皮肤,根据他的经验,这样的女人缺乏爱液,那玩意粘稠而少。

  房淑婷的症状有可能是娇生惯养挑食造成的。

  于是乍一看去还算美貌的房淑婷,在张问心里打了非常大的折扣,让他失去了兴趣。而且房淑婷的话也有一定道理,房可壮虽然获罪而死,但是他也是有地位的人,张问同样无法摆脱等级观念,认为相同等级的亲属,应该给予基本的礼遇。

  张问便说道:“你说得有一定道理,要是没有误会,你得叫我一声叔叔,本官就不轻辱你了。”

  房淑婷呸了一声,“你还真不要脸。”

  张问被

章节目录